关于对梅某涉黑涉恶进行法律辩护,成功去掉“涉黑涉恶”

【案情简介】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事实:2018年3月27日晚,被告人胡某、潘某在宁波市江北区某KTV包厢因琐事与郝某发生纠纷并互殴。继而为泄愤报复,被告人胡某通过电话联系被告人何某、吴某纠集被告人杨某、孙某、梅某、王某等数十人到某KTV帮忙打架,胡某先让吴某携带数10把关公刀到现场,分别持刀具、路障物等寻找郝某打架。被告人何某等人在某KTV楼下过道处对郝某一方同在KTV包厢娱乐过的付某、廖某二人实施殴打,后逃离现场。次日凌晨,被告人胡某与郝某约定在洪塘后张公园斗殴。尔后被告人胡某又纠集被告人何某、潘某、杨某等数十人携带关公刀,驾乘两辆小型轿车从镇海赶赴洪塘后张公园进行斗殴。郝某因势弱惧怕而未到现场。


由于该案系人数众多的群体性案件,且在公共场所寻衅滋事,随意殴打他人,之后又存在聚众斗殴情形,社会影响恶劣,本案公诉人定性为属于涉黑涉恶,但本案各被告人年龄普遍二十多岁,文化程度不高,法律意识不强,浙江港湾律师事务所金国益律师为被告人梅某提供辩护。金国益律师接收案件后,认识到本案的重要性,第二天即与被告人梅某会见,为其告知被告人权力,获得授权,了解案情,排除非法取证的情形以及涉嫌罪名的法律规定以及生活需求等,之后进行认真查阅案卷,整理分析案情,对案情的细节与被告人梅某进行核实,经过仔细阅卷和沟通,金国益律师与被告人梅某对于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没有异议,但对于将本案定性为涉黑涉恶类案件,并将各被告人定性为“形成恶势力犯罪团伙”有异议。恰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2019年4月9日发布的《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涉黑涉恶类案件及人员角色提供了认定标准,也为金国益律师的辩护意见提供了法律依据。金国益律师遵守涉黑涉恶类案件辩护规定,将本案的辩护意见提交本所进行集体讨论,获得同意。


金国益律师认为本案存在两个争议焦点:一、本案各被告人是否符合“恶势力”的认定标准?第二,即使认定为“恶势力”,被告人梅某在其中如何定性?


针对各被告人是否符合“恶势力”认定标准的问题,关于本案是否为涉黑涉恶案件的问题,庭审过程中,金国益律师严格依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于2019年4月9日发布的《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6、7、17条进行辩护,指出公诉人从本案的犯罪事实、程序、证据看,认定各被告人形成“恶势力”的证据不足、事实不清,也无相应的法律依据,各被告人不应被认定为形成“恶势力”。理由如下:1、本案并无证据证明各被告人之间符合“经常纠集在一起,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且各被告人在笔录及庭审中均否认相互熟识、经常纠集在一起,除本案因同一事由引起的在短时间内各被告人连续所犯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未遂外,并无其他证据证明各被告人存在其他符合上述“经常纠集”、“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的情形;2、根据该规定,刑事审判中应当将各被告人是否形成“恶势力”以及各被告人的地位进行阐释、列明、并进行相应举证、质证,而本案起诉书中未列明“恶势力的纠集者、其他成员”,庭审的质证环节中,公诉人并未对各被告人是否符合“恶势力”标准进行举证,在案证据亦无可据以认定各被告人形成恶势力的证据。


针对被告人梅某如何定性的问题,辩护人指出,基于本案各被告人不构成“恶势力”,被告人梅某当然亦不能认定为恶势力成员。退而言之,本案即使被定性为属于“恶势力”的涉黑涉恶案件,根据前述《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6条规定,被告人梅某也不是“恶势力的纠集者”,也不属于“恶势力的其他成员”,不应对其适用“恶势力”的惩处标准。理由如下:被告人梅某在本案中是被叫过去的,一开始也不知道是要打架,并未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其并非纠集者。在案的证据也无被告人梅某知道或应当知道与他人经常纠集在一起是为了共同实施违法犯罪的相关证据,庭审过程中,除王某外的其他被告人也明确,跟被告人梅某不熟,有的甚至不认识,而被告人梅某亦与除王某之外其他被告人并不熟识,在无证据证明被告人梅某符合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情况下仍按纠集者的组织、策划、指挥参与犯罪活动这一认定标准的情况下,不应将被告人梅某认定为“恶势力的其他成员”。


庭审时,在陈述以上辩护意见后,金国益律师也提出了被告人梅某存在从犯、如实供述、初犯、年龄最小、寻衅滋事部分被害人存在过错等从轻量刑意见。休庭后,本律师提供详细的书面辩护意见。本案,法庭最后采纳了律师的辩护意见,认定本案不宜认定为恶势力犯罪,对本案各被告人均从轻处罚,各被告人被判处一年至两年徒刑,被告人梅某仅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对于这群年轻人,尤其是1998年出生的梅某而言,无异于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其对律师提供的工作也很满意,律师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案件点评】本案从表面看,各被告人在公共场所,因琐事起纠纷,动辄大打出手,甚至呼朋唤友,携带工具,虽未造成严重的人员伤亡,社会影响不可谓不恶劣。但透过这一表象,各被告人都是二十出头的青年,兼之文化水平处于小学、初中文化,法律意识薄弱,多数被告人在到场前,都不知道自己是去打架的,到现场后,看到别人都在,认为自己不能不讲义气地先走,别人动手,自己也不能缩头,从而酿成牢狱之灾,本该在学校学习的年纪,又实在让人可惜,希望这次教训能够使他们迷途知返。


本案恰逢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发布《关于办理恶势力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为司法机关明确了“恶势力”的认定标准,宁波市江北区人民法院遵循刑法存疑有利于被告人原则依法不认定本案属于恶势力犯罪,对这群年轻人从轻处罚,同时体现了刑法的惩罚和教育意义,使这群年轻人能够有这次尽早出狱,回归社会的改过自新机会。

版权所有 © 浙江港湾律师事务所 浙ICP备20012016号-1